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Walking in the western grassland

 
 
 

日志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2014-04-24 22:29:56|  分类: 【人物白描】--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兰州泥塑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它是兰州民间艺人用本地山上的一种细红土为原料,用简单的竹片等工具制作的雕塑小品,主要以小狗、小鸡、猪八戒等简单的动物形象为主,作为儿童的玩具。土生土长的民间泥塑大师岳云生,是兰州泥塑传承、发展的一个代表,他的泥塑艺术也许和老兰州人记忆中的泥塑不尽相同,但却是世代生活在这里的生民们的造像,那一个个生动的泥人融入了岳云生那份浓浓的乡土情怀。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文.图/一波

 

       每逢春节假期,位于兰州市白塔山下的金城关文化博览园就热闹非常。在非物质文化遗产陈列馆区的岳云生泥塑工作室里,前来参观的人们络绎不绝,那些丑得招人喜爱的泥人笑脸相迎来自四面八方的男女老幼。

       年过花甲的兰州泥塑传承人岳云生大师就坐在他工作室门口的小板凳上,面前是一张可折叠的小矮桌,桌上放着三件简单的工具:小竹片、筷子头、塑料瓶盖,泥人是用兰州当地山上的一种细红土和成泥巴捏的,如果你想让他给你捏个肖像,就可以坐在他的对面,一边和他聊天,一边看他制作,不一会儿,一个又丑又神似的肖像就做好了。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岳云生大师
 

       最喜欢看岳大师捏泥人的是孩子们。孩子们一进来就挪不动步子了,缠着爷爷问这问那。有个小女孩看了大师的泥人儿说,这太丑了呀,不好看。大师问:那你说什么好看呢?小女孩说,水粉画好看,我在学水粉画。大师笑了。岳大师对传承有不同的看法,他说:我认为艺术是无法传承的,因为艺术是在艺术家的脑袋里,每个人都不一样。技术可以传承,艺术是不能传承的。

       哎呦,这是不是意味着再过多少年,真的没有人会捏这土泥人儿了?岳大师的这些从黄土高原里长出来的泥人儿,经历了哪些风雨历程? 

 

 

童年故乡情

 

       岳云生大半辈子的时光是在兰州度过的,但他的祖籍却是在中国的彩陶之乡----甘肃省临洮县。临洮县位于黄河上游的第二大支流洮河岸边,是黄河上游古文化发祥地之一。在55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生活在这里的先民们就创造了辉煌的马家窑文化,把世界远古彩陶艺术推到了巅峰。

       得益于数千年历史文化的积淀,临洮素有“民间艺术之乡”的美称,这里的人们喜欢习字画画、剪纸刺绣、砖雕木雕、养花种草,岳云生的外爷就是一个多才多艺的民间“玩家”。

      岳云生对外爷给他捏的小玩具如孙悟空啦,猪八戒背媳妇啦,小鸡小狗的爱不释手,他经常陪着外爷玩泥巴,在外爷的指导下他也捏一两个小泥塑,就这样,外爷成了他后来从事泥塑艺术的启蒙老师。

       岳云生在五六岁的时候,因生活所迫离开兰州跟随父亲回到了家乡临洮县岳家湾村。少年不知愁滋味,在故乡的山野之间,岳云生像一只欢快的小麻雀,蹦蹦跳跳地享受着大自然带给他的乐趣,爬大树、掏鸟蛋、摘杏子、挖野菜… …在山路弯弯的上学路上,果树枝繁叶茂,红红绿绿的果子落了一地都没人吃,岳云生常常是走到一棵树下摘一个果子咬一口扔掉,再走到另一棵树下摘一个咬一口扔掉,边走边玩到了学校,一堂课都下课了… …

       随着岁月的流逝,童年的记忆、故乡的山水、虽苦犹乐的人生滋味都化作了岳云生的泥塑创作,他的系列作品《山民》、《三十六笑》、儿童题材系列作品《上学路上》等都是与他的这段生活经历分不开的。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三十六笑系列.喧关》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山民系列.掏耳朵》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山民系列.剪窗花》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山民系列.儿子》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儿童系列.远山》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儿童系列.局部》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儿童系列.局部》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牛肉面》
 

做只小麻雀

 

       “生命有无数种形式,活法不止一种”。岳云生在50岁之前,做过木工、当过美术老师、在工厂做过工会主席、跑过采购、经过商、自己开过印字店,终于在“知天命”之年决定隐退“江湖”,静下心来,专心从事他所喜爱的泥塑创作。他安于清贫、远离尘嚣,在兰州南山脚下桃树坪的一座平民院落中,一住就是几年,在这期间他完成了后来被世人称道的《过年系列》、《村妇系列》、《难民系列》、《三十六笑》等泥塑作品,还创作了三千个不同表情的丑脸,这种没有经济效益的愚乐,让岳云生在精神上得到了一种升华,他说,玩泥塑是“生活的减震器”,“做人太累,我想当一只麻雀”。

       当岳云生第一次来到兰州城隍庙兜售他的丑脸泥人时,这种丑得招人喜爱的泥人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围观者,瞬时间泥人就被抢购一空,人们口口相传:很多年不见的兰州泥塑又回来了!媒体闻风而动,一家又一家的记者登门拜访,各种民间工艺品展销活动的请柬也雪片似地飞来,各种机构的头衔、荣誉桂冠也纷纷以加授予岳云生为荣。

       面对这一切,岳云生散淡低调,泰然处之,谢绝了各种活动和头衔荣誉,专心创作。直到2009年文化局的领导来到他那个只有50平方米面积的家里,说您的作品真的很好,老百姓都很喜欢呢,大家商议,给您在市文化博览园非遗陈列区建个泥塑文化传习所吧!这样,您压箱底的东西就有地方展示出来了,您还可以带几个徒弟,把这个泥塑传承下去。这一回,岳云生同意了。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三千丑脸.局部》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三千丑脸.局部》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难民系列.重病》

 

匠心贵自然 

 

       自从有了泥塑文化传习所,岳云生和老伴儿就越发忙了,每天往返一趟,要倒三次车,花两三个小时,一年四季不得休息。

       每天上午10点左右,传习所开门,岳云生和老伴儿把地拖得干干净净,等待观众们的到来;中午自己热点从家里带的饭,凑合一顿。岳云生最喜欢和孩子们聊天,给孩子们演示怎样捏泥人。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岳云生大师最喜欢给小朋友演示捏泥人

 

       岳云生做泥塑所用的红土,采自兰州市区南面的最高峰皋兰山下的红山根,这种土质粘性大,以前老百姓们常常用它来和泥加上麻丝或者人头发,糊家里生火用的铁炉子的内膛。

       岳云生把采回来的红土块砸成粉状,再经过筛、泡、和、醒等几道工序,然后密封在塑料袋中一个月以增加粘性,等制作前再经过反复牵拉、揉拽;在小型泥塑人物的关节转折处,岳云生还会加上少量的棉花以增加韧性。泥塑制作好后自然阴干,干透后硬度高,不开裂、不变形,只要避免磕碰,可以永久收藏。

       泥塑制作时,全凭手捏,细部就用小竹片、半截筷子头和小药瓶盖来刻画。人物面部用夸张的写实手法,衣裤多为写意法,采用泥条挤压、扭动后安装,被人们戏称为“猪大肠”法,为岳大师的独创。泥塑多数未上彩,追求一种单纯朴素的美,以显示泥巴本身的味道和制作的笔触。岳云生的泥塑丑中见美,喜中有忧,达观隐忍,轻松幽默,以小见大,是人间生活百态的一个缩影。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简单的工具

 

超然看世界

 

       很多人不理解,岳云生文化传习所展示的泥塑作品,百分之九十是只展不卖的,而他至今还和老伴儿住在五十平方米的福利房里,过着清贫的生活。

       其实,在岳云生“出名”的这些年间,有不少人前来跟他谈合作事宜,有个美国人想跟他合资办厂,搞工厂批量化生产,集装箱发货,被他拒绝了,他说这样做就失去了他的泥塑的艺术价值。后来又有一个日本人带着翻译住在兰州飞天大酒店一个多星期,天天到他家里来,动员他去日本做各个城市的巡展,也被他回绝了。还有北京的四大展览馆也都来谈过合作。岳云生说,我哪儿也不去,我对钱财看得很淡。这些个泥娃娃观众来看的很多,很开心很喜欢,这就够了。我卖掉了再没有时间复制了,就是复制出来可能味道也不对了。如果我能活到八十岁,我每年还要再做、再补充,到以后,我想完整地把它交给社会,给兰州留下点东西。正如花甲之年的他写了一首《六十述怀》的小诗,给自己的六十年生涯做了一个总结,其中的一小段是这样说的:

 

六十岁,不逾矩,

幸有老伴松羁绳。

提笔写画四壁黑,

砸泥和泥塑山民。

无文凭,有才情,

各种技能自悟成。

两位加法吃力算,

艺术构思一念生。

床头有书不寂寞,

馍馍小葱感恩心。

家中常备方便面,

拒绝宴请图心静。

大福大贵从不想,

清贫自在度余生。

 


 黄土高原的泥人儿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备注:本文经改编后刊发于《中华手工2014.5月刊》)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