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Walking in the western grassland

 
 
 

日志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2009-10-20 00:39:00|  分类: 【历史回望】--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甘肃中北部景泰县芦阳镇的一段戈壁滩。苍凉的黑土坡上整齐地排列着数千座堡垒一样的东西。这不是碉堡,也不是烽燧,光阴荏苒,岁月流逝,但这些堡垒一样的东西历经半个世纪,却仍然屹立在这人际稀少的荒山坡上,默默地向到来的人们低诉着一段几乎被遗忘的历史。

    国庆节期间,我特地请家乡在景泰县芦阳镇的我的同事小范前去拍摄了这些照片,我做了后期整理,发上来请大家了解。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一九五八年,那是一个激情几近疯狂的年代,我就是在那一年,在西北的城市兰州出生。不知我们的父辈们算不算“西北漂”,他们是十几岁就来到大西北,加入了西部三线建设的行列。可是直到近几年,我仿佛才在这个城市找到了归属感,敢于在人前说自己是兰州人,以前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籍贯就是出生地。为什么?没有答案。就在我出生的那一年,甘肃以超过自己贫瘠土地负荷的十几倍、几十倍的热情,勒紧裤腰带开始了全民大炼钢铁的运动。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对于一九五八,我肯定没有记忆。但有记忆的是我三岁多的时候,那时因为三年饥荒父母家人都得了浮肿、肝炎,我被孤零零地扔在托儿所上全托,每天吃三顿水煮的洋芋片,托儿所的阿姨要我们连皮吃下,谁吃完了就可以领到一个核桃大小的小馒头,为了领到这个小馒头,我经常把带皮的洋芋片藏在座位的课桌里,谎称自己吃完了,举手问阿姨要馒头。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当时的甘肃省委书记是张仲良,在他的冒进和虚报浮夸风的左倾政策高压下,贫穷的甘肃却谎报自己小麦亩产千斤以上,连年丰收,失去了国家的粮食调拨机会,反而在给国家上缴公粮,导致了甘肃在三年灾害之年有上百万人因饥饿而死亡。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非常幸运得是,我基本没有挨饿,有洋芋在吃,还有大米稀饭可喝,记得那时不懂事,经常把父母给生病的奶奶熬的大米稀饭喝得精光。在家人的呵护下我顺利地长大了。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那时候家家户户的铁锅和所有带铁的东西都统统上交去炼钢铁。导致家家户户都没有了锅,无法做饭,统一去吃“大食堂”。当“大食堂”再也不能维持下去的时候,真正的饥荒就到来了。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铁锅和一切铁器都被塞进了这样的炉子里。我们可以看见炼炉的烟道还完整地保留着。尽管炉子石砌的基座上面的泥制烟囱已经不见了。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这荒凉的山包好似一座座坟茔,那一堆堆石块好似墓碑,纪念着那些因灾难早逝的人们。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灾难过后,甘肃闹起了“锅荒”。锅的问题如同90年代的“菜篮子”问题一样,成为一届甚至几届政府所关注的民生问题。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锅的问题,历经十几年,直到七九年才得到缓解。兰州的锅厂,在计划经济时期,那“效益”真叫好呀,全省各地来拉锅的汽车在厂门口排起了长队。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当时的领导下“死令”说,谁解决不好老百姓的锅,我就砸了谁的“锅”。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沿山包缓缓爬上,气喘吁吁,当年那万人会战、炉火熊熊的鼎沸之声,仿佛在耳边盈盈缭绕。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当锅的问题不再是问题的时候,锅厂这家老国营企业也因不能顺应改革的大潮,而寿终正寝了。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今天听到了三句感言:其一:人是自私的;其二:没有人不犯错;其三:天底下少有公平的事情,发言者让大家自己去感悟。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戈壁上空的风呼啸而过,正午的阳光,光线强烈得惨白。一排排高炉基座仰首向天,孤寂地遗留在这没有多少植被的荒坡土包上,像人们证实着这段激情几近疯狂的历史,是真实有形的。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考察的人说,这里要列入文物遗址的范畴,这样的文物遗址,让人看过之后不禁一阵阵心头发紧,心情如同这戈壁荒滩一样苍凉。

追随戈壁的烽烟,揭起尘封的记忆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 行走在西部的草原

 

 【转载】西部商报新闻网消息 记者王丽珍张子艺我省第三次文物普查再添大发现,近日,景泰县发现一处规模罕见的大炼钢铁遗址,石砌的炼钢炉密密麻麻地分布在景泰芦阳镇的黑土坡上,非常壮观。在个别炼钢炉炉灶内仍残留有烧结铁块,夹埋在炉灰之中,经历了50多年的风雨一点都没有改变。景泰黑土坡大炼钢遗址,比几个月前我省肃南发现的引起全国轰动的肃南大跃进钢炉,规模更大、保存更加完好。

  千余座炼钢炉现景泰

  近日,当景泰县文物普查工作人员来到景泰芦阳镇响水东风村东南约3公里处时,被黑土坡上密密匝匝的“大跃进”炼钢炉惊呆了。数量多且保存完整的“大跃进”时期炼钢炉,实属少见。从远处望去,千余处炼钢炉就像一个个小山包一样屹立在这片荒野之中,走近后才能看到一个个面积不大却非常精巧的炼钢炉。文物普查人员发现该遗址保存比较完好,只有轻微破坏。据推测,轻微破坏可能是冬天冰雹敲砸或夏天洪水冲击造成,也不排除邻近放牧者挖取烧结铁块而造成破坏。普查部门发现该遗址后,立即建议当地部门将该遗址申报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并迅速将这一情况上报上级部门。随后他们发现该遗址西侧硝水与南面夹墙一带有早期开挖的小煤窑,可产烟煤、炼焦煤,也建议将这些小煤窑也保存起来。

  数千群众曾在此昼夜奋战

  西部商报记者从白银市文物普查办公室获悉,景泰新发现的黑土坡大炼钢铁遗址地处干沙河,临近索桥段的大转弯北侧山坡和梁头上,周围有比较丰富的煤和铁矿资源。据专家现场勘察,得知这批由当地很容易找到的石块、砖头砌成的炼钢炉建于1958年,遗址分布范围东西约600米、南北约300米,占地面积约18万平方米,计大小炉灶上千座。炉灶均为泥土坐浆,块石砌造。一眼望去似乎样式差不多,但实际长宽不等,大小也不等,相互夹杂,从大小排列上没有规律可循。个别炉灶内仍残留有烧结铁块,夹埋在炉灰之中。

  据史料记载,为了完成1958年全国生产1070万吨钢铁的生产任务,全民大炼钢铁提出了“中小结合以小为主,土洋结合以土为主”的指导方针,全国兴起了一场全民大炼钢铁运动。甘肃作为矿业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承担了相应的重任,就在此时,陇原大地上掀起了炼铁热潮。第三次文物普查期间我省境内发现的多处炼钢炉。

  西部商报记者从白银市文物普查办获悉,景泰黑土坡大炼钢铁遗址是在1958年“大跃进”时,作为“全民动员,土法上马,大炼钢铁”的会战战场之一,云集了景泰、通渭等群众数千人在此轮班奋战、昼夜不息。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